当前位置: 装修网 >> 行业资讯

山东今日崩盘老板跑路多家金融机构陷泥潭

2018-08-24 19:56 来源: 浏览: 5条

山东今日崩盘老板跑路 多家金融机构陷泥潭

李欣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为所有人画了一张大饼;而彻底崩盘,只花了几天。

李欣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为所有人画了一张大饼;而彻底崩盘,只花了几天。

李欣,山东今日家居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山东今日)、济南今日家居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济南今日)、山东今日集成房屋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今日集房)等公司的法人代表。其旗下还控制着巨龙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及今日咖啡、今日俱乐部等副产业。它们共同组成了李欣的山东今日系(当地人统称为今日家居)。据媒体报道,今日系拥有两大支柱性产业,一是软床、沙发等家居产品,另一个是集成房屋。

辉煌时,今日系在全国有136家经销商,我们的一张床最贵的卖到18万元,实际成本只有几千块。经销商到这儿提床的时候,都是提着现金,需要彻夜排队。今日系一位副总说。

5月5日,因为债务问题心力交瘁的李欣,将公司委托给表弟管理后,悄然隐退。虽然人还在济南,但李欣躲债跑路的消息不翼而飞,并迅速引发满城风雨。

数百名工人上门讨要工资

,多名债权人到其名下企业哄抢设备,还有人到法院起诉,旗下部分企业被查封。所有人都在找寻她,包括银行行长、地方官员和民间放贷者等。

此时,上海一家创投机构针对今日集房的包装上市方案书已经拟好,只需李欣的签字。

让这一切变为泡影的,是两笔到期的高利贷,总金额500万元。放在当年,只不过二十几张床的价钱。

瞬间崩盘

5月29日,来到位于济南出口加工区的今日系总部,厂门紧锁。

300多名今日系的员工聚在厂门口。他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年初至今,公司已经有四个多月时间没有发放工资,共拖欠700余万元。事实上,从年初开始,公司的订单就在减少,工作的繁忙程度也大不如前。5月6日,李欣的表弟接手公司后,开始辞退员工,但大部分员工并没有签字同意。

一位接近李欣的核心人士鲁凡(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长期的融资压力使李欣血压升高,血压达到150至210之间,4月底5月初几乎不能正常工作。随后,李欣将企业委托其表弟管理。此时公司已经陷入困境,包括自然人和融资租赁公司的多项借款已经逾期无力支付。李总在委托之前,没跟我们进行沟通,这是她的一贯作风。

李欣表弟主持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召开公司大会,宣布两项决议:一是进行债权人登记;二是派人召集工人开大会,宣布停发工资。

对于上述两项决议,上述核心人士颇有微词:进行债权人登记,是宣告企业破产的象征

,引起了债权人的恐慌,形成挤兑;停发工人工资则意味着对外宣布工厂停产,彻底没有产能。这两项决议激化了矛盾,加速了企业崩盘。

据了解,李欣表弟是台湾人,亦有资金借入今日系,最高时达千万元。今日系一位高层透露,李欣表弟在接管公司后曾要求财务部门将资金打入自己账户,但被财务部门以不合规为由拒绝。管理今日系8天后,李欣表弟离职。他在中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现在正急于赶回台湾处理因借贷未收回引起的家庭矛盾。

据鲁凡介绍,上述两项决定宣布的第二天,即5月7日,今日系的一处车间就遭到了两三拨不明身份、共300多人的哄抢。随后,今日系遭遇危机的消息迅速在济南城发酵。银行、融资租赁、自然人等借贷群体将其诉至法院。

在今日系总部看到,各个厂房与车间都被当地法院贴上了封条。查封法院并非一家,查封日期也不尽相同。

据鲁凡透露,法院查封李欣旗下公司9个账户时,账户基本上没有现金,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找钱!找钱!找钱!

李欣是一个资本运作高手。一位机构人士评价说。

从2010年9月28日今日集房成立开始,李欣似乎只在做一件事借钱。在其之前主营业务家居产业式微后,李欣将经营重点放在了发展今日集房上,并积极推动其上市。

今日系一位副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由于整个家具行业市场萎缩,公司每卖一张床要亏损1500元,生产积极性下滑。彼时,李欣正在全力发展今日集房,于是就决定将床的生产停下来。当时他劝过李欣,就算亏本也不能停,因为它能带来现金流,每个月能卖到3000多张,回款特别快。对此,李欣并不认同。

这位副总说,去年11月份,他发现李欣总是在忙着融资,也不管业务上的事情。就是缺钱缺钱缺钱

山东今日崩盘老板跑路多家金融机构陷泥潭

,李总到处找钱找钱找钱,不是和投资基金谈,就是和个人谈,内容都是资金的事情。鲁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所有与今日系接触的投资基金都是意向投向今日集房的。

获得的一份关于今日集房的简介书中有如下描述:今日集房不是单一的商品,而是一种标准化、模块化、工厂化、科学化、产业化的整体集成建筑解决方案。简介书中还大量列举了今日集房已经获得的订单及成就,比如称已正式与日本某公司签署合同,一期项目订单为1.4亿元,总项目约32亿元,首批执行合同4000多万元,并将于今年4月1日前交付使用。

但鲁凡告诉,今日集房与日本方面的项目是有,但距离成功还很远,没有资金往来,只是今日系做了个方案,得到了他们认可,还没有正式签署合同。

从一家投资机构处获得了李欣为其提供的带有保密性质的企业资料。在资料中,李欣重点展示了山东今日、济南今日以及今日集房的收益、负债、工商登记资料等。上述三家企业分别成立于2001年5月28日、2009年4月8日、2010年9月28日。注册资本金分别为5000万元、2000万元、1000万元。资料显示,上述三家企业的法人代表均为李欣。这意味着上述企业互为关联企业。如果要推今日集房上市的话,这样的企业架构比较方便通过内部关联交易等方式做大做强今日集房的业绩。山东一位证券业分析人士说。梳理上述三家企业的报表发现,其中亦有不少关联交易,体现在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项目中。

而从上述三家企业的负债表来看,其与多家银行发生的借贷主体大多数为山东今日,今日集房的负债率很低,是一个干净的壳。

今日集房的新颖概念成为很多人或机构愿意借钱给李欣的筹码。但大多处于股权投资意向阶段,并没有实质性的入股。也有多家投资机构将现金注入今日集房,准备启动股权投资。

鲁凡表示,公司已经接触过PE、投行。上海一家投资基金针对公司上市的包装,已经做好了前期的规划方案。只要签字,就可以启动上市的步伐。

事实上,今日集房在短期内并不能产生明显效益。在一份针对今日集房2011年的审计报告中发现其净利润为负。鲁凡坦言,上市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李欣也比较实际,她想先把今日集房推向市场,不能只是叫好不叫座。